我的处女座兄弟总结篇(三)
来源:中华周易算命 作者:星座算命
故事人物之一小赖是我川大的校友。我们在川大上着不同的专业,我英语系,他物理系。本来是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,却因为在川大上留英硕士预备课程而结缘,而且我们都是去英国上市场营销专业,只不过一个在谢菲尔
故事人物之一小赖是我川大的校友。我们在川大上着不同的专业,我英语系,他物理系。本来是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,却因为在川大上留英硕士预备课程而结缘,而且我们都是去英国上市场营销专业,只不过一个在谢菲尔德,一个在曼彻斯特。小赖是广东东莞人士,操一口广东普通话,有点大舌头的感觉。那时的他总是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配一条长裤,看上去身材很不错,整个人干干净净的,很清爽的样子。虽然他的普通话不标准,英文口音也不纯正,但在课堂上他却总能积极发言,深得外教的喜爱。课下的他时不时用他那广东腔跟我们耍耍嘴皮子。虽然有些无厘头,但却并不惹人厌烦,反倒让人感觉他很可爱。年轻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爱情。小赖当时有位相恋多年的女友,据说是他的高中同学。八卦归八卦,但最让我们欣赏的是他对感情的专一。这年头,这样的男生已经很少了。另外,听他说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他要在去英国前把近视手术做了。
 
去了英国后,我们偶尔在MSN上聊聊。谢菲尔德和曼彻斯特的距离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。但去英国后我们的第一次会面却是在将近一年以后了。那时我们都完成了毕业论文,在等待结果,就计划着去欧洲旅行一圈。他当时在寻找驴友,刚好我也有这个计划,于是一拍即合,开始着手实施我们的欧洲之旅计划。我们先选报了一个华人旅行社的欧洲11国15日游旅行团。接下来就是准备好签证材料,去曼彻斯特的意大利大使馆办理申根签证。于是便形成了我的第二次曼彻斯特之行。那是去英国后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小赖,不戴眼镜的他似乎帅气了不少。他请我去一家粤菜馆吃了顿饭,还领我在曼彻斯特小逛了一下。总算我们的签证顺利办理下来,接下来就是准备好行李,数着日子盼望出发日子的到来。旅行社发来邮件确认一些信息和通知相关事宜,如集合安排,行程、路线安排,房间安排等等。由于我和小赖是一起报的团,若不说明清楚,就会被分到一个房间住。这显然是不可以的,小赖却打趣说,其实他倒觉得没什么,只是怕毁我清誉。我说,这是断然不可以的,你也是有家室的人嘛。哈哈。总算是把我跟一个女生分在了一起,谢天谢地。
 
十月中旬的那个凌晨,天气微寒,我基本没睡就起来了,坐上叫好的出租车奔赴谢菲尔德火车站。我们那组的大巴是从曼彻斯特开过来的,要在谢菲尔德接所有谢菲尔德的学生,然后开往伦敦集合所有的团组。我紧赶慢赶才好不容易赶上了最后一辆车,好险!小赖则是在伦敦的亲戚家待着,等着我们去伦敦和他会合。兴奋啊,插播一句----英国人的劳工制度果然健全,司机每开一个小时就会停下来休息20分钟,所以4个小时的车程被司机这样一搞,到伦敦已经是早上七八点钟了。在伦敦见到了小赖,以及伴随我们15天行程的马来西亚导游小罗和旅伴们。
 
我们的车开始向伦敦的多佛港进发,小罗很快开始了她的导游工作,简单的自我介绍和寒暄之后,她告诉我们组里有个人凌晨没赶上车,只能乘坐欧洲之星去比利时和我们会合。我和小赖议论着这人怎么这样,居然能睡过头,没赶上车。接下来,小罗在车上向我们宣读了住宿分配名单。这里就开始有故事了。嘿嘿,不要想歪了,并不是把我和小赖分到了一起,而是----小赖未来15天的同居密友居然就是那个没有坐上车的家伙。狂晕!这未免也太有戏剧性了吧!我戏谑着小赖,怎么会这么凑巧,怎么刚好就是他未来的同居密友出这种洋相呢?小赖却戏言那人最好别来了,这样他就可以自己独霸一个房间了。当然,这样的小插曲并不曾影响到我们欧洲之行的任何兴致。伴随着轮船在英吉利海峡上的飞驰,我们愉快地开始了我们期盼已久的欧洲之行。期间我从很多细微之处感觉到小赖这位处女座男生的细心和周到。
 
晚上,当我们在比利时的一家中餐馆用完我们旅途中的第一顿晚餐时,我从楼上下来,迎面看到一个挑染了黄色头发的中国男子正要往楼上走,直觉告诉我他就是那个险些失散的家伙,也就是小赖未来15天的同居密友。看到小罗招呼他,立刻明白我的猜测是万分正确的。不知怎么的,第一眼看到他就对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第一眼对他的印象就是染了头发,然后才是看起来比较舒服,应该是那种有品位的人。基于他是小赖的室友,我的八卦精神让我兴致勃勃地充当起他俩的中间人,介绍他俩相互认识。小罗向我们介绍了他,知道了他姓乔,而且跟我一样,也在谢菲尔德上学。这位小乔同志刚开始并不太爱说话。对他的进一步了解是在第二天荷兰郁金香宾馆的早餐饭桌上。
 
因为小赖的关系,我们很自然地坐到了一起。我的“职业”习惯让我单刀直入地了解到了他是何方人士以及他的出生年月日。一个重大发现就是他居然是只比小赖小几天的处女男。而且这俩人还住一个房间,真够凑巧的。前面也说了,我对处女座男生总是很有好感的。现在的欧洲之旅同伴居然由一个处女男变成了俩,简直让我从旅途的最初就感受到一种强大的缘分感。天下真就有这么凑巧的事情。小赖虽然和他一个房间,但最开始吃完早餐上车,他总会和我坐在一起,一路神侃,结伴而行,毕竟是一开始就约好的驴友嘛,又是川大的校友。也因此小乔总会落单,最初他是一个人坐,一个人走,后来他找到组里的一位摩羯美女固定一路同行。刚开始在车上时他都是独自坐在我和小赖后面的座位上。有一次车里播放出郭富城的“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”。那曾今熟悉的旋律勾起了我少年时代的记忆。而于此同时,小乔的哼唱声从后座传来,那令我猛然发觉他也有一副好嗓子。到后来,有时他会和小赖坐在靠前的座位上,而我一个人则单独坐在靠后的座位上,漫不经心地看窗外的欧洲美景,享受独自的快乐。
 
有一次在罗马游览时,由于想去一家太阳镜店,跟团队走失了。我只知道下一个目的地是许愿池,于是我跟着我们另一个分组去了许愿池,快到时,远远地看到小乔和摩羯美女在望着我笑,小乔说大家刚才都在找我呢,还说小赖刚才还着急呢。
 
这两个处女男居然比我还臭美,动不动就要给自己拍照。不像我,独爱捕捉特有角度的美丽景致。小乔的pose永远是那么的单调,永远是单手叉腰或是双手叉腰,哈哈。两个处女兄弟也拍点哥俩照,那样子可爱极了。
 
我也时常成为他俩的“焦点”:夜幕中,我们的旅游大巴行驶在法国南部的道路上,而我则被他俩围住,应要求为他俩深情演绎王菲的“红豆”,听得两人格外陶醉,又应邀多唱了几首。那时那景,美哉妙哉。小乔也偶尔会突发奇想,要跟小赖换座位,说他要跟小魔女一起坐。因为我是星座达人,小乔喜欢亲切地唤我为小魔女,而我也还了他一个皮皮鲁的昵称。跟小乔坐在一起,没少听他讲他那些陈年恋事,那家伙还扬言要把自己的故事写一部书出来。
 
小乔喜欢声色犬马的生活,爱玩爱享受,甚至有那么点小奢侈。大体上他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。虽然时常给人感觉亲切,但时常又给人距离感。当然,对朋友,他是个很讲义气的人。
 
回到英国后我和小乔还经常来往。在他回国前夕,他还邀我陪他把自己曾经学习和生活过的地方故地重游一番,向我讲述他的那些尘封往事。这也让我拍到了很多以前不曾在这个英伦城市发现的特别景致。毕业前夕,听说他的毕业论文得了distinguish,我还应邀参加了他的毕业典礼。
 
如今两位处女兄弟都已有了自己的事业,自己的家庭,两个人都在政府部门工作,只不过小赖回到了故乡东莞,小乔则在北京的某国家机关工作,与我同在一个城市。在小乔家乡的婚礼上,我和我的小螃蟹一起见证了他和他射手座妻子的幸福。而且最最凑巧的是,小乔居然是我高中同学兼好友小R的先生的高中同学。小R就是处女座兄弟(二)中与男主角小L有过短暂恋情的美女。小R后来在山西上学时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。早就听说她家那位是山西长治的,而且我也在欧洲游时得知小乔就是来自同一城市。这无形中让我对小乔多了几分亲切感。隐约跟他提到过我有好友就找了一个他们那儿的人。但是多年前的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世界竟会有这样的巧合。而这一切的发现仅仅是因为我去小乔的家乡,也就是好友和先生共同生活的城市参加小乔的婚礼。而处女座兄弟(二)中的女主角小R也有幸在这部处女座兄弟(三)里出现。So much coincidence!这也是我在小乔身上得出的最大感受。
 
我的处女座兄弟,总能给我莫名的惊喜…… 
Tag:总结,兄弟,处女,我们,一个,就是,开始,一起,居然,菲尔德
评论列表
编号搜索: 搜